www.06115.com 主页 > www.06115.com >

六合头条论坛小电科技“换道”港交所IPO怪兽充

发布时间:2021-06-17

  央广网北京5月8日消息(记者 黄昂瑾)据港交所披露,4月30日晚间,杭州小电科技(以下简称“小电科技”)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而在此前不到一个月,小电科技刚刚与浙商证券协议终止了创业板上市辅导。

  此外,另一家共享充电宝服务商怪兽充电虽后来者居上,率先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但股价表现似乎不尽人意。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亏损压力是小电科技“止步”创业板的重要原因。而共享充电宝行业所面临的市场压力使上市成为大势所趋。但上市绝非一劳永逸,共享充电宝行业发展前景仍受限于使用场景及盈利模式。

  4月30日,小电科技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成为首家冲刺港股的共享充电宝服务商。

  此前,小电科技曾于2020年7月与浙商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据浙江证监局官网2021年4月8日消息,“鉴于小电科技战略调整,公司决定暂时调整上市计划”,小电科技与浙商证券经友好协商,同意终止小电科技创业板上市辅导工作。

  招股书显示,小电科技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总收入分别为人民币4.23亿元、16.36亿元和19.11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12.5%,而同期的行业水平为63.3%。

  同时,2018至2020年,小电科技充电宝的供应点从21.4万个增长至71.5万个,复合年增长率为82.6%,可用充电宝数量从110万个增长至600万个,复合年增长率为127.8%。

  招股书披露,截至2020年12月31日,小电的共享充电宝服务拥有超过71万个点位,覆盖全国1700个县市,服务超过2.37亿注册用户。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小电科技在行业中拥有最大规模的点位覆盖。

  (小电科技2018年、2019年、2020年按场所分类点位数量。截图自小电科技招股书)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在接受央广网记者采访时指出,亏损是小电科技最大的问题,“对于创业板的上市要求来说,小电科技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所以转赴香港也是很正常的现象。”他表示。

  招股书显示,小电科技在这三年间的经营收益分别为:亏损5417万元、盈利1.73亿元、亏损1.36亿元。

  从业务结构看,小电科技主要包括三大业务,分别为共享充电宝业务、充电宝销售和广告服务及其他。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分别有97%以上的收益均来自共享充电宝业务。

  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学院副教授刘春生分析指出,除创业板对上市公司的盈利要求外,在过去的几年,小电科技的亏损情况,以及业务结构比较单一等情况,均体现其经营风险较大。

  “监管层除了要评判企业,更重要的是要对投资人负责。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可能在上市辅导的过程中认为小电在创业板上市的难度比较大。”刘春生对央广网记者表示,这类情况并不罕见,此前有多家国内知名科技企业也曾因为上市门槛不同而选择不同的资本市场。

  业内普遍认为,成本居高不下是小电科技当前营收不盈利的关键。对小电科技而言,点位优势也意味着更多的投入。

  据小电科技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其向点位合作伙伴及渠道合作伙伴支付的激励费分别占共享充电宝服务收益的25.2%、44.2%及54.5%。其中,分成费占比由2018年的24.2%增至2020年的38.2%。

  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小电科技的分销及营销开支分别为人民币2.6亿元、10.53亿元及14.72亿元。其中,分成费用占比分别为38.5%、54.5%和48.3%;雇员福利开支占比分别为53.8%、26.6%和25%。此外,三年间,小电科技的研发开支分别为3726万元、1.02亿元和1.19亿元,其中,雇员福利开支占比分别为92.9%、96%和95.1%。

  (小电科技2018年、2019年、2020年分销及营销开支。截图自小电科技招股书)

  刘春生指出,“共享充电宝业务主要靠地推,地推的模式就免不了人工及入场费等成本。”

  江瀚也表示,对于整个共享充电宝企业来说,由于入场费很贵,前期投入成本、运营成本等也很高,想要实现完全的盈利是非常困难的。“营收不盈利是因为它的成本投入太大,所以在这样的状态之下,如何优化结构、提升管理,并降低成本才是关键。”

  刘春生表示,基于共享充电宝企业成本居高不下、涨价流失用户,以及新技术制约等多层因素叠加,行业发展前景似乎不容乐观。他说:“不过,在现有共享技术、理念、模式下,能不能催生出其他需求,同时向广告、社交等领域探索新的盈利模式,值得企业思考。”

  其实,在共享充电宝行业已经形成的“三电一兽”格局下,各玩家的遭遇相去不远。

  “弯道超车”的怪兽充电虽率先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但从其股价表现来看,似乎仍难获资本市场的青睐。

  据此前报道,怪兽充电于美东时间4月1日正式登陆纳斯达克交易所,开盘价为10美元,较发行价上涨17.6%,而后两度破发,上市首日股价报收于8.54美元,涨幅为0.47%,目前总市值约21.29亿美元。

  截至5月7日美股收盘,怪兽充电报收于7.6美元,跌幅为0.78%,总市值约18.96亿美元,较上市首日蒸发超10%。

  据怪兽充电招股书披露,怪兽充电的净利润从2019年1.666亿元人民币,降至2020年7540万元人民币,同比下滑54.7%。净利率则从8.2%下降至2.7%。同时,与净利润骤降形成反差的是怪兽充电营销费用的高涨。招股书显示,2019年,怪兽充电的营销费用为13.62亿元,而2020年的这笔费用增至21.21亿元,增幅达55.7%。

  怪兽充电曾指出,其销售和营销费用主要包括支付给合作伙伴的奖励费,对业务开发人员的补偿以及与销售和营销功能相关的其他费用。

  “对于整个共享充电宝企业来说,当前面临的压力非常大。”江瀚指出,“怪兽充电虽然上市了,资本市场也不一定看好它,最重要原因是共享充电宝的需求源自于市场上手机电池的续航问题,如果手机电池出现突破性进展,共享充电宝的使用场景可能会消失,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共享充电宝已经是一个暂时性的风口,这几乎是一个大家的公认事实。”

  刘春生也表示,“共享充电宝的应用场景本来就比较小,其科技含量也不高。从需求端来看,一是用户可以用自购的充电宝代替,二是随着手机电池续航能力的增强和超快充等技术的应用普及,手机电池在越来越轻薄的同时,蓄电量是在增加的。”

  他同时指出,前不久被多次推上微博热搜的“共享充电宝涨价”话题,也将让共享充电宝企业更入困境。

  记者此前梳理发现,每小时3-4元已成为共享充电宝租借价格的平均水平,更有热门商圈、景区的租赁价格甚至涨至8元/时,这与最初每小时1元相比六合头条论坛!涨幅达700%。

  “在应用前景和市场前景本就不大的情况下,共享充电宝计费从每小时1元涨至8元乃至10元的大幅涨价会进一步减少用户使用频率。”刘春生指出,涨价或是企业迫于盈利的无奈,但共享充电宝企业真正的出路可能在于上市之后,通过融资等方式来发展多元化业务、拓宽收入渠道,若将营收及利润等过多地押宝在一项业务上,风险太大。

  值得一提的是,怪兽充电在筹备上市的同时,已经开启了“第二增长线”的尝试,即怪兽充电内部孵化的新锐白酒品牌“开欢”已于今年初面世,目前已在线上线下同步发售。

  刘春生表示,“卖白酒”不失为怪兽充电拓展业务的一种尝试,“从客户画像来看,有一定的逻辑,即使用共享充电宝和喝小白酒的用户都以白领居多。但除此之外,怪兽充电还将面临渠道不共用且跨度太大的问题。”

  江瀚指出,“对于共享充电宝企业来说,能依靠资本走多远,其实还是要看整个市场的发展前景,如果市场风口很大,共享充电宝的市场发展的未来还是值得期待。”

  我国正在使用的手机不下20亿部,按照每天5%外出应急充电需求看,每天都有1亿次的共享充电请求。

  近日,怪兽充电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说明书,拟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至此,怪兽充电也成为继小电科技之后,第二家冲刺上市的共享充电宝公司。

  小电科技“换道”港交所IPO,怪兽充电上市疑“失宠”,共享充电宝靠资本还能走多远?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亏损压力是小电科技“止步”科创板的重要原因。而共享充电宝行业所面临的市场压力使上市成为大势所趋。


今晚六合开奖结果| 本港台同步现场报码|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www.39449.com| 本港台现场开码直播j2| www.65575.com| 白小姐传密正版2018| 神算子论坛| www.233998.com| 118图库彩图论坛| 168开奖现场电脑版| www.528234a.com|